手机版本

上海心理咨询

咨询解答| 公益讲座 机构分部| 招聘专区
021-22819129
021-57822051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 >

《神光中心疗法》再显威力---治愈被害妄想

时间:2013-07-16 15:0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谁能救救我的孩子?救救这个家?”这绝望的呼声发自一对来自湖北的悲伤父母心底。
 
    天下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十月怀胎,含辛茹苦,甚至可以不惜性命为的就只是宝贝快乐的一笑,希望的也只是他健康地成长。但凡天下事没有尽都顺利的,跌跌撞撞磕磕绊绊的总是难免,面对困难解决问题,乌云过后总是灿烂的阳光。可湖北小姑娘M家的阳光却久久没有迎来。
 
    小M原本和其他孩子一样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虽然父母收入不高,但一家人平淡和美日子过得也很好。但是自从三年前发生的一件事后,14岁的小M一家幸福的生活就被迫中断了。不知何时起,M很在意卫生,仿佛周围布满了张牙舞爪有着狰狞面孔的小细菌兵团,连空气中都是,无处可躲无处可藏,抵御的办法洗手是必然的,可以说是过于频繁的,先拿肥皂洗,再拿香皂洗,也可以再拿药皂洗,用水冲,一遍遍洗,一次洗下来总有个二十几分钟,洗完了没多久再洗,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可自己明知道没那么脏,可就是要洗。下楼梯也很麻烦,不由自主地去数台阶,数忘了数错了再重新数。走在路上见了高楼也要数,马路上一站就站半天。最麻烦的是,她连母亲做的饭都不吃了,只吃自己认为干净的袋装面包或方便面。这一切,父母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14岁的少女啊,正在长身体,却只能天天啃面包,长得面黄肌瘦的,比同龄人矮很多。洗手洗得手发白,皮肤变薄,手就很容易破,贴满补丁般的创口贴。出了门就回不来,不知在哪里站着数楼层或数台阶,怎么数也数不清。多少次父母劝阻,小M自己也很想说服自己,可就是做不到,因为这样,她不得不离开了心爱的课堂,离开了每天陪伴她一起成长的老师和同学,呆在家里不能出门。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看着小伙伴们继续学知识一起玩,她的心都碎了。
 
    这样,M的一家开始了漫长的求医生涯,为要治好她,本已不富裕的家庭又背上了一个重担。在本地医院诊断为神经症中的一种——强迫症,入院半年药物治疗,未愈。精神科药物需长期定量服用且价格不菲,为药费住院费几乎花光了这个平凡家庭的大部分积蓄,父母因为要照顾住院中的M,不得不时常请假,虽然付出了这样大的代价,但他们仍不放弃希望,辗转于全国各大医院。这样,两年过去了,小M的病竟没有一点好转,反因长期加重的强迫问题和严重营养不良,在2008年初病情迁延,出现幻听症状,两个月后,继续加剧,出现幻视和被害妄想,说周围有人要害她,安装了高科技仪器来监视她,所以出现种种反抗行为,打碎了家里本已剩下不多的东西。父母不得不停止工作来看护状况很不稳定的小姑娘,M却常常因为病的原因和父母发生冲突争吵,砸东西的事情时有发生。父母的心碎了,彻底绝望了,他们怎么也不愿把心爱的女儿送到陌生冰冷铁栏封锁的精神病院,那样她的一生就真的完了,他们怎么也不愿看到,怎么也无法接受。虽然这几年他们再没有一个温暖和谐的家,再没有全家人一起逛过商场一起购物,也很久没有能力来买一件新的东西,但他们仍下定决心,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要陪着女儿一起走过人生的这段路,就算她不会再读书,没有朋友一起玩,没法考大学,工作,建立家庭等等做人生的很多很多的事,只会充满敌意地对待最爱她的父母,他们也决不放弃为她治病的一点希望,一家人一起走下去。
 
    这是一个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也发生在众多的神经症患者的家中,他们没有一刻不在盼望着头上的乌云散去,盼望从噩梦中醒来,期望奇迹会降临,好还他们一个曾经温馨的家。
 
    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今年五月,M一家终于迎来了盼望已久的转机,在了解到神经症并无器质性病变基础,而是受心理因素的影响形成,吃药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问题,属于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后,经人介绍,就医于已有十几年的研究发展历程、有无数成功案例经验、专业纠治神经症性行为(问题)的上海神光心理咨询中心,经首席咨询治疗师彭老师为首的专家小组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分析,发现小M的被害妄想其实是强迫问题长期得不到缓解泛化后的结果,是强迫的延伸,并分析出小M从小就很胆小内向,加上成长过程中父母教育方式简单,得不到足够的肯定与认同,造成了她极其自卑、没有安全感,过分的压抑等问题,而为了得到确定感、安全感,不停思考、压抑情绪,形成了不良思考习惯,最终成为强迫思维、强迫行为等。专家一致建议必须动用《神光中心疗法》对其进行修复,首先修复治疗表面问题,重终是要从根本上解决小M的安全感的缺失,恢复其自信,只有这样表里兼治才能完全治愈。
 
    为此专家小组迅速为小M制定了详细的治疗计划,用神光中心疗法迅速使她压抑情绪得到一些释放,缓解了病情的恶化。小M一家还得到了中心的保证和承诺,签下了半年治愈神经症的疗程协议,并开始接受中心独创的神光中心神经症系统疗法。近三个月过去了,小M的治疗效果非常明显,被害妄想完全消失,幻听幻视消除,强迫症已由一天洗手上百次,缩减到不影响正常生活的次数范围,被迫休学两年多的小M,终于再次背上了书包,进入了久违的校园,在老师和同学的关心友谊中快乐成长。这个结局也是受尽折磨的一家人盼望已久的。终于,乌云散尽后,悲伤绝望中的家庭迎来了灿烂的阳光。
 
    近年来,随着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各方面无形压力的不断增大,使人们适应复杂生活和平衡自我的能力面临极大的挑战。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了睡眠和情绪等多方面的问题,在繁忙生活节奏下长期得不到解决,最终成为神经症性问题。有的头痛失眠记忆力减退;有的心悸胸闷有恐怖感;有的情绪紧张时出现腹泻;有的出现强迫问题,自己明知道不必要但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等等。主要表现为持久的心理冲突,患者可觉察或体验到这种冲突并因之深感痛苦且妨碍心理或社会功能,但多次就医查验并无任何可证实的器质性病理基础,就是说并不存在器官病变的问题,大部分是心理冲突问题。关于治疗,一般就医医院的神经内科或精神科,据统计,关于病程较长的神经症医院药物治疗效果并不明显,主要是因医院的效益制度资源利用问题,无法专注个别神经症病人予以专业的神经症性心理治疗,多以药物治疗为主,但因此障碍具有一定的人格因素基础,起病多受心理社会(环境)因素影响,故治疗效果可用“甚微”来形容。而我国心理咨询事业尚处起步阶段,对处在心理咨询和医学药物治疗中间盲带上的神经症并无特别关注和特殊经验,致使很多病症得不到好的解决,病程延误。    上海神光心理咨询中心以十几年的神经症研究和实践经验为基础,立志为广大受神经症性问题困扰的患者带来福音,2006年中心因发展需要由青岛迁到上海成立了专业治疗神经症性行为(问题)的咨询治疗机构,近一两年来总结形成了针对神经症问题、以本咨询中心名字命名的具有国内外先进水平的“神光中心系统疗法”,并不断在实践中完善,已有众多成功案例,望为心理咨询治疗事业的探索发展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