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本

上海心理咨询

咨询解答| 公益讲座 机构分部| 招聘专区
021-22819129
021-57822051
当前位置: 首页 > 青少年咨询中心 > 青少年咨询文章 >

我的蜕变之旅

时间:2014-07-09 10:4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sg 点击:
我爸爸妈妈说我从小就很乖、很听话、很懂事,我只知道我的学习成绩很好,从小学就长期在班里是第一名,初中全校第一,但是中考我感觉不是很理想,不过还是考上了我们那里最好的高中,到了高一成绩就开始下降,高二就不想上学了,现在高三了,马上要高考了,我现在感觉上学没什么用,上学很难受,很累,学习怎么也上不去,回家后什么都不想做,不想出门,脾气越来越大,我想去上班,不想上学了,经常不到学校去,在这样的情况下,老师就让我休学了。
 
休学后,因为脑子经常痛,爸爸觉得我的脑子可能出问题了,于是带我到我们当地的最有名的脑科医院,医生给我开了一种叫舍曲林的药物,我吃了一个多月,没感觉有任何效果。
 
于是,我爸爸就觉得那个医生水平不怎样,就托关系找了我们当地最有名的医生,是一个教授,爸爸骗我说,去做一个测试,谁知道,去了以后,那个教授看了我一眼就说:我给你开药吧,我说,怎么开药,不是做测试吗?教授说,哦,那就做测试,测试完,他没有看我的测试表,就给我开了三种药,并告诉我,你一定要坚持吃药,只要吃药了问题就能解决,我答应了。
 
回来后,我就把那三种药按照他的要求全部吃了,吃完药后,就感觉整个人的大脑昏昏沉沉的,一觉睡到第二天的十一点,起床后 ,大脑还是很沉重,每天都是昏昏沉沉的,这种感觉四天后慢慢消失了,但是人更难受,感觉人很焦虑但是好像又很平静,很多时候想发脾气,可是又发不出来,感觉整个人会被活活憋死。
 
我爸爸看到我表面上平静了一些,就带我到成都去玩,我一边吃药一边玩,总体感觉自己的情绪那个期间还不错,一周后,回家就突然发现,自己以前穿的裤子,现在好紧,仔细一看,自己胖了很多,一称,这一个月我重了二十多斤,我吓坏了,我爸爸就去医院问教授,教授说:药物没有副作用,是你孩子自己吃得太多,后来我妈妈在网上查了一下,吃过这种药的人都说,这几种药的副作用很大,这样,我爸爸就觉得这个教授不负责任,又开始托关系找人开药,后来就是,中药、中成药、西药一起吃,一直吃到今年九月份。
 
今年五月份,我妈妈看到我长期在家里,怕这样下去问题会更严重,担心我会封闭自己,于是想找点事情给我做,就送我去学画画,本想是给我找点活干,没想到我画的还不错,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爸爸妈妈很高兴,妈妈说,本来我们对你没有信心,没想到你学画这么好,现在我们开始对你有信心了,妈妈一句表扬的话,我很郁闷,我感觉到原来爸爸妈妈一直都觉得我没有用,原来长期在他们眼里我是如此没用,但是,不管怎样,我那个时候还是很高兴,慢慢的,我感觉自己也在慢慢的在改变,休学快一年了,马上就到上学的时间了,于是开始了复学前的准备,妈妈帮我找到了补课老师,一切看起来很顺,没想到越是临近九月一号,我越是焦虑、越是痛苦,我不知道为什么,先前上学的勇气都没有了,剩下的都是痛苦,后来我决定不去上学了。
 
我爸爸妈妈看到我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对我也是去耐心了,于是去找了一个心理咨询师,咨询师对他们说:不能这么顺从我,这样顺从会越来越严重,于是他们就不管我了,把我一个人丢到家里,各人去忙自己的,也不管我吃,对我不闻不问,我瞬间就有被父母抛弃的而感觉,感觉我什么都没有了,父母都不要我了,我也不能上学,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我更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么意思,于是我想到了一死了之,我把从国外买的那把很好看的刀,拿到自己的房间,在网上查了各种死法,怎么死、怎么不痛苦,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真正到了那个时候,我又很害怕,我怕死,我怕万一自杀不成功怎么办?会不会成为残疾?会不会成为植物人,我很恐惧、很担心,就这样犹豫着,几天后,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发现了我的行为,一天她对我说:是不是家里进来小偷了(以前我们家里进过小偷)?然后又说:小偷怎么不偷别的就偷那把刀呢?
 
当天,我妈妈就要给我整理房间,我怕她知道刀子在我房间,就不让,可是她强行的帮我整理,后来在我的枕头下面找到那把刀,她问我怎么在我房间里?我说:晚上睡觉害怕,拿来壮壮胆子,就这样,她把刀子拿走了,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后来又有一次,我把刀子拿过来,没几天我就想通了,不死了,自己又把刀送回去了。
 
虽然上学很痛苦,但是不上学还是很痛苦,特别是整天纠结死还是不死,心里那种痛到了极致,我不知道怎么来形容那个痛,在那个情况下,我还要每天吃药,我想,吃药还这么痛苦,我不吃了,反正人都不想活了,还吃药干什么?反正吃药也没有用,于是,我就把药全部丢掉了,我不吃药了,就这样药物被我停下来了。
 
以前在学校很难受,可是现在在家里被父母抛弃、再加上整天在纠结一些东西更难受,我后来感觉到这两种难受相对来讲,学校的难受还要好点,于是,我跟父母说:我想去上学,他们一听,高兴坏了,可能是觉得他们的办法起到效果了,他们又开始为了做饭吃,给我买鸡、买鱼吃,我感觉自己好可怜,我感觉我不是在为自己学习,而是为他们在学习,他们并不知道,我到学校去只是为了离开他们,只是为了到学校的整天睡觉,我知道自己是上不了学的。
 
后来,我顺利的到了学校,正与我自己预测的一样,我不能上学,我在教室里只呆了一天就坚持不下来了,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学习,我的人生只有这样了,我只有每天在宿舍里睡觉,后来。老师把我的情况告诉了我的妈妈,我妈妈在这段时间里遇到一个我们学校的一个家长,听说他们孩子的情况跟我差不多,后来是在上海神光心理咨询中心治疗好了的,于是我妈妈想带我来神光接受心理调节。
 
我看过很多心理咨询师,说实话,我讨厌心理咨询师,我觉得他们都是说的废话,他们根本就不懂我,他们讲的那些大道理,我都会、我都懂、我都明白、但是说跟做事不一回事,他们不懂。但是,我也想改变自己,我不想让自己这么痛苦,当听说我们学校的同学是在神光治愈的,我内心还是燃起一点希望,于是,我跟着妈妈来到上海,来到神光,见到了彭老师。
 
第一次见面,彭老师就给我的感觉就是,他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我感觉他跟别的心理咨询师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他没有废话、没有我们讨厌的那些大道理,他特别的理解我,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我内心的感受,很多感受我自己都无法表达,他竟然都能用准确的语言来帮我表达出来,很多时候我不说话,他看看我就知道我想表达什么,感觉太神了,我被彭老师的人格魅力、被他的专业、他的实力完全征服了。我没有思考很多,我完全相信神光,相信彭老师,我决定留下来接受心理调节。
 
在这里接受心理调节,跟一般的心理咨询完全不一样,彭老师很少跟我将那些大道理,他只教我解决问题的方法,只用了短短的一个月,我发现自己完全变了,以前一提及学校、学习,我就会焦虑、就会发火,从不看书,现在我发现自己愿意主动看书,还有一种想赶紧回到学校、回到教室的欲望,我很明显的感觉到现在我的注意力非常集中,很少有胡思乱想的想法,想的一些东西都是积极和正面的,人也开朗了很多,我爸爸和妈妈也感觉我这个人完全变了。
 
我快要回家了,我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给那些有缘的同学们,我知道现在像我这样的学生非常多,如果你们有我这样的问题,希望你们能够看到我的这篇文章,来到神光,我相信你们会跟我一样,从质疑到信任,从痛苦到快乐;到完全改变自己,一个全新的自己,祝福我吧~!
 
再次感谢神光、感谢彭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