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本

上海心理咨询

咨询解答| 公益讲座 机构分部| 招聘专区
021-22819129
021-57822051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惧症治疗中心 > 恐惧症文章 >

目前我国治疗恐惧症的现状

时间:2013-05-04 14:0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是一个令我们非常担心的话题,“目前我国治疗恐惧症的现状”其实也是目前我国的心理咨询现状,也是目前我国治疗各种神经症的现状。
 
     随着社会的进步,生活节奏的加快,生活压力的增大,神经症患者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而我国的心理咨询技术、心理调节技术也叫心理治疗技术还是停滞在原地踏步,没有真正地本土化,也没有找到适合我们国人的治疗技术。
 
     心理咨询师的同行们,恐惧症来势汹汹啊,而我们呢,竟还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面对这么严重的形式,而心理咨询行业又是如此地尴尬,我们的心理咨询师们应该做些什么呢?我们不能再原地踏步,我们要进取,要进步,要改进,要创新,要去真正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缓解,不能让它真的成为精神癌症,药物攻克它,造福于社会,让那些饱受神经症折磨的朋友们早日健康快乐起来。
 
     记得前不久上海某师范大学一个心理老师在一个会上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我知道我只能做一些亲子、情感方面的案例,如过遇到神经症患者,我就将他转介,让他到医院去接受药物治疗。
 
     那么在这里想与大家探讨几个问题:
 
     你把它转介到哪里?那里能够真正治愈恐惧症吗?如果回答:是,说明他的人品的确不错,职业道德不错。如果不是呢?如果那里也治不好呢?那这个行为的意义就变了,就是在踢皮球,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也说明他无能。我们甚至还会怀疑他的职业道德。
 
     其实:他这个时候就应该反问自己:自己能做什么?会做什么?做得了什么?自己是谁?如果是老师:那只管教理论就行,如果是心理咨询师,那就要有能解决别人心理问题的本事,现实中的心理咨询不是讲讲书本上的大道理,因为讲大道理解决不了问题,这些大道理也不需要他来讲。
 
     说起大道理,我们神经症人比他还会讲大道理,在我们这里治疗的很多神经症人在评价这位老师的讲话时说:你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你做心理咨询干吗?还敢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心理咨询师。
 
     难怪接触过心理咨询师的神经症朋友说:他遇到的心理咨询师就是一工会主席。
 
     其实大家都知道,药物根本就治不好抑郁症、也治不好恐惧症,很多医院知名的专家,虽然表面上不说、但都在私底下跟他们关系非常密切的家长都这么说。
 
     当然也有人说:谁谁谁在那里治好了,是吃药治好了的,上次就这个问题探讨过,因为那些人是轻度的,而轻度的恐惧症只要离开一下压力源,适当地放松一下就会好。详文请见《有了恐惧症怎么办》一文。
 
     轻度恐惧症状无论是药物治疗好了的还是自我调节好的的, 如果在生活或是工作中遇到刺激或是压力过大,恐惧症状还是会复发。
 
     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朋友,你跟他交流一下就知道了。
 
     因为那只是缓解,不是真正的治愈,我们很多恐惧症人也有过这样的经历,那就是现在回味起来,自己小的时候自就得过恐惧症,后来呢,都不治而愈了,但是现在呢?不也是复发了?而且更厉害了?我们的这个不治而愈其实就是现在大家最熟悉的森田疗法的精髓,也是我们祖先“老子”的无为而治的理论。
 
     如果所有的心理咨询师都像这个人这样不负责任,踢皮球、自己无能还自恋、职业道德那么差;那么我们的心理咨询事业还能发展还能进步吗?那就永远停留在现在这个水平上了。那么,所有的神经症,包括恐惧症就永远都解决不了,那它们真的就成了精神癌症了。
 
     他的逻辑真的很简单,他治不好这些不是因为他无能,是因为先辈们也不能治愈,多么堂而皇之的理由啊。记得一部电影里面的一句台词:军座,不是我等无能啊,是共军太狡猾。
再按照这样的逻辑,我们的航天科学家就不应该去研究神六、神七、神八、神九、…..,为什么,我们先人都没把航天飞机送上天,所以他们完全有充足的理由拒绝去搞这个研发。
再按照这个逻辑,我们的医学一样,只要是以前医学上治不好的病,遇到了就应该放弃,因为我们的先人不能治愈。
 
     我们的心理学的先人知道了有这样的无能后人,真的会为他而蒙羞啊!
 
     再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心理咨询方面的的那些所谓的探讨会、研讨会、交流会、督导会,都是在干什么?
 
     都是把书本上的东西、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地拿出来研究啊、探讨啊、交流啊、甚至用书本上的案例来想当然地做督导,真不知道这样的督导是在督导什么。就是为了形式?为了政绩?真不知道这样下去我们的心理咨询行业会发展到什么样。
 
     再看看那些治疗恐惧症的书籍、治疗恐惧症的文章和治疗恐惧症的视频,很多都是自己看了几本书后写出来的,听起来真的有道理,但是在实践中一文不值,为什么,因为那些所谓的方法,恐惧症人根本就做不到。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现在心理咨询行业还没有知识产权、专利之类的保护,很多心理咨询机构都是闭门造车。所以才会出现没用的东西都拿出来交流,交流的很少是有用的。
 
     我们的心理咨询师肩负着非常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去完成我们先人没有完成的任务,什么任务呢?去帮助我们的神经症人、我们的恐惧症人真正地去解决问题。去寻找一套行之有效的,并且能够真正彻底治愈各种恐惧症的技术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像这位不负责任的咨询师一样。
 
     我们坚信这位老师的无能不能代表着我们所有的心理咨询师都无能。
 
     记得北京大学一个心理学教授在探讨这个问题时他就说:恐惧症通过心理治疗肯定能够治好,现在治不好只是说明我们还没有找到适合他的办法、方法。当那位教授在得知我们的《神光中心疗法》治疗恐惧症的原理后,非常认同我们的技术。
 
     相信我们很多心理咨询师同行都有这样的感觉,恐惧症一定能够治愈的。我相信很多心理咨询师同行绝对不认同恐惧症是精神癌症的说法。我们相信很多心理咨询师都会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恐惧症在他们那里再也不是难题了。
 
     当然,我们恐惧症人也不会认同这个理论。
 
     那么,从这个不负责任的老师的的行为里面我们看到了什么呢?
 
     第一、这个老师的不负责任的行为不仅反映了他的无能,其实也反映了我们很多咨询师目前的咨询状况,虽然说现在教科书上也是这样说的,但是,我们试想一下,如果所有咨询师都这样去做,最终我们的心理咨询行业会怎样,是不是还是停留在现在这样,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的状况下?
 
     其实我们的神经症人包括恐惧症人真的很宽容,他们也知道目前的现状,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为什么不能和他们一起面对呢?一起来解决这些所谓的精神癌症?我们的咨询格言就是:用您我的真诚共同创造心灵的奇迹。
 
     我们上海神光心理咨询中心的专家组在这里告诉大家,恐惧症、强迫症、抑郁症等神经症能够彻底治愈,他不是精神癌症。
 
     所以我们在座的心理咨询师同行们,我们肩上的责任重啊,任重而道远啊!
 

 
上海神光心理咨询中心   彭瑞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