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本

上海心理咨询

咨询解答| 公益讲座 机构分部| 招聘专区
021-22819129
021-57822051
当前位置: 首页 > 来访者心声 >

迷惑的自我

时间:2014-07-14 10:1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觉得自己的性格并不是特别的孤独和内向,对同学和朋友我很放得开,不过在长辈面前我就有点内向,尤其是那些我有抵触的人。我想,我之所以会逐渐走向抑郁,总归和我的性格是有关系的。

小我的生活没有受过什么打击,没有什么蹉跎。在亲人眼中我就是内向的孩子。我对他们有抵触感,除父母外,只对叔叔或大伯等稍微好点。在上四五年级时爸妈经常吵架,我在伙伴们面前觉得丢人很抬不起头。五岁到八岁左右间爸妈经常到外地做生意,一般都是爷爷在家照顾我,那时感觉很想父母,那种感觉就像被遗弃了似的。在上小学时有被老师打过,印象深点的就是三年级和五年级,但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觉得丢脸。11岁左右,我到了县城上学,住在大伯家。平时大伯不在家,只有周末回家,平常就和爷爷奶奶在一块。我感觉爷爷奶奶对我并不是很和蔼,我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亲情。

时我在体校上学,在里面读了四年。我不喜欢上课和训练,不怎么学习,爱玩,不务正业。体校毕业后,我应征当了兵。没来部队之前我自信满满地带着一颗向往的心,经常在心里描述部队的样子,觉得自己能混好能做好自己想做的一切。之前叔伯等家人经常说我不爱说话,我也想让我自己爱说话想让我成为交际很好的一个人。谁知到了部队后有那么多的不如意,很失望,和自己想象的是天与地差别。我也想培养自己交流的能力,想让自己多说点话多点沟通,所以很注重和别人之间的关系。可是失落感和想家以及失望的悲观感一起缠绕着我,已没有心思去沟通,使自己越来越矛盾。然后,亲人说的那些我不爱说话的话就会时不时出现在我心中,加上我来部队之前的一些期望与标准都没做到,慢慢地,我逐渐开始变得抑郁。

很容易对他人感到心理不平衡。我不喜欢那些人,感觉和自己想的有太多的不一样,很矛盾很冲突。我整天就考虑这些事情,慢慢地就觉得压抑起来,整天郁闷,出现了抑郁症的一些症状。我从不对任何人说自己心中的压抑与种种不快乐,一直用理性控制着自己。我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心理出现问题了,老是想着要去看心理但就是老是没去。就这样荒唐的过了两年多。

一次去咨询是在青岛的一家精神病医院。当时做过检查,已确定是抑郁症,给我开了药,但吃了后没觉得有太大的作用。我觉得我的问题应该是在辍学时出现的,只不过在来到部队后,部队环境和自己想象中的情况不符,加重了我的问题。来部队之前的一段时间,我就觉得情绪不是很好,整天闷闷不乐。亲人说我内向不爱说话在我心里也留下了烙印,我对自己的期望与标准也很高。更矛盾的是我自己想成为善于交际的人,可偏偏变得不说话和抑郁。我拼命地用理性控制自己,调整自己。我告诉自己要多去和别人交流,不要太封闭,但是每当这时就会出现那个阴影说我不爱说话。一切性格的转变就在来部队后,那时感觉是多么地不自然和不快乐,感觉就像活在梦境中似的,没有现实感没有自我感,整天郁闷,每天都是在压抑和郁闷中度过。有很多感觉也是说不出来的,看啥做啥都觉得不顺心,一切都觉得那么不如意。思维感觉不受自己支配,是很压抑的地而且还有攀比心理,当时就想回到以前的自己,我努力地寻找以前的自己,不停地调整与对比。部队本来就方,一切都是来到部队造成的。我经常分析自己的情况,对自己心理作剖析。真的是一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感觉。

来我去了很多心理咨询中心,那些心理咨询师分析的情况和我自己想的都差不多,他们说的那些大道理我都懂,我都明白,可每当那种感觉来了的时候,我却又控制不住自己。我还是忍不住的要去想,要去悲观,在脑子里面画了一个圈,始终在里边转。后来,在一个抑郁群里面认识了一位群友,他向我介绍了神光。

一次到神光我还是有点犹豫的,不是很信任,担心这个中心的咨询师也是像别的咨询师一样,只会讲大道理。才刚咨询一会,我就否定自己的想法了,彭老师不是只讲大道理的。他说,我知道你对自己的情况了解的非常透彻,你现在所困惑的是自己无法去做到。真是说到我心坎里边去了,这就是我现在最困惑的。然后,彭老师给我制定了一个治疗方案,教给我具体的技术去做。没过几天,我就感觉内心没有那么压抑了,心里轻松了很多,也能逐渐的开口说话了。再接再厉,一个疗程下来,我的问题已经消除了,虽说还不是健谈,但已经能够正常交流,而且语速也不慢,和别人交流的时候内心也不会担心害怕,很从容。

谢彭老师,再生之恩!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