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本

上海心理咨询

咨询解答| 公益讲座 机构分部| 招聘专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抑郁症咨询中心 > 抑郁症文章 >

学生自杀案例引发的思考

时间:2012-11-04 23:2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1年10月24日下午5时许,阜南县城关镇第二小学两名小学生下午放学后喝下农药自杀,此事一经报道,网上就被炒得沸沸扬扬的。

    有人把这个结果归结于我国的教育制度、有人把这个归结于学校、也有人把这个直接归结于那个数学老师、还有人觉得跟孩子的家庭有关;

    个人认为:如果把责任单纯地归结于我国的教育制度是不公平的,因为国家教育局早就认识到学生压力过大,很早就提出给孩子减负,各地教育主管部门也出具了更明细的减负标准,如:取消奥数、竞赛成绩不得作为入学条件、不得举办实验班特长班、不得通过校外培训机构招生等,2010年安徽省也成为全国中小学生减负的试验省之一,并出台了较为详细的规定,从各个方面给孩子减轻压力(我们要思考的是:压力真的减下来了吗?)。

    那么单纯地归结于学校也不公平,虽然上面总是在喊要给学生减负,可到处都在阳奉阴违,因为学校如果不抓学习,就没有升学率、领导就没有政绩、学校就没有地位、就没有生源、也就没有了收入,就聘请不起好的教师、那样就要喝西北风,最后就无法向上面交差、无法跟家长交代,因为大家评价重点学校学校的标准是用数据说话(我们再次思考的是:我们在育人、在培养下一代的过程中,这个数据我们该如何去理解?)。

    把责任单纯的归结于老师?还是不公平,说良心话,现在老师的压力不亚于学生,一来教师岗位竞争非常激烈;二来、班级学生的升学率、考试排名等都直接与自己的绩效、待遇挂钩,还有新世纪的孩子非常有思想、有个性、抗压能力较弱,互动的难度更大,加上学生太多,出事的班级就有98个学生,这么多学生一个老师是很难做到面面俱到;我相信绝大多数老师是用真心对待自己的学生,是为了学生好,出发点真正是对的,也许他们的教育方式、方法不一定正确;就像我们的很多父母爱自己的孩子、希望他们能够幸福、快乐的出发点是对的,但是,表现出来的行为模式、爱的方式不一定正确,让孩子感受不到;当然,也有极少数老师,在这个经济时代,经不起诱惑,他们自私、贪婪、不负责任、严重缺乏职业道德,将育人当成自己敛财的工具,其实这个现象很普遍,越是重点学校这个现象越严重。现在就有一个在我们上海神光心理咨询中心这里接受心理调节的学生,他就是因为参加了别班老师的补习课而没参加本班班主任的补习课,自此就不断地被班主任老师穿小鞋、找毛病、挑刺、打击,直到最后被打垮(育人和毁人只在一念之差)。

    怪父母?父母更委屈了,父母辛辛苦苦的打拼一辈子,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孩子有一个安逸的生活环境,为了孩子将来更幸福、更快乐、更有出息,为了提升孩子的学习成绩,他们满足孩子的一切物质要求,尽自己真正的能力来帮助孩子,提供一切可以提供的条件来帮助孩子学习,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来帮助孩子学习、上真正的学校;陪读、请家教、特长班、补习班、兴趣班、奥数班、班班相扣,花再多的钱和精力在所不惜。(那些无知的父母啊,这些是您的孩子真正所需要的吗?您可知道您的孩子是在什么情况下才愿意学习?学习效率才高?)

    那么到底是谁的责任呢?我想还是把这个问题留给大家去思考吧。

    出事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该转校的也转校了,该处理的也处理了,该总结的已经总结了,该吸取教训的已经吸取了,表面上貌似这个问题已经到此为止了,但是问题真的到此为止了吗?

    我记得当初富士康在三连跳的时候,我就说过,要注意从众效应,因为我知道,人如果长期处于压抑之下就会出现忧郁情绪,有了忧郁情绪就会对什么提不起兴趣,没有了快乐、对前途失去信心,就会产生厌世情绪,这个时候只要有一跟导火线(类似一个指示牌出现时)就会点燃这个厌世的冲动,从众效应就会发生,如果管理层不能及时的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富士康的指示牌就是跳楼),那么一跳接一跳的不可避免了。直到九连跳后,我在接受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再次谈到这个从众效应问题。

    今年温州老板集体跑路刚开始时,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是谈到这个从众效应问题时就指出,只要这个问题没有处理好,从众效应一般发生,后面就会有很多类似的人会群起而效之,到目前为止,温州老板的跑路还在络绎不绝地继续着。
阜南县城关镇第二小学这两名小学生的自杀事件一经报道后,我就再次担心这个从众效应,我没有在这里危言耸听,我只是想告诉我们的家长、我们的老师和所有的教育工作者,很多来我们上海神光心理咨询中心接受心理调节的抑郁症孩子,他们都是学校的佼佼者,有的还是县、市、省级的状元,他们都说:现在学生的压力是非常大(其实这点我们都知道),他们除了完成学校布置的繁重的学业外,还要完成父母为之布置的各种作业,还要参加各种特长班、补习班、兴趣班、奥数班等,从早上睁开眼睛到晚上闭上眼睛,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很少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就是学校的体育课也会被老师以各种理由占用,家长和老师只关心自己的学习和成绩,很少来关心他们的心理需求,从不关心他们的精神上的需求,自己成绩下降没有人能够理解,都以为是自己不懂事、不愿意学,他们不知道我们在学校里是坐不住,是听不进去,老是在胡思乱想,是思想无法集中了,怎么控制都控制不住,自己非常压抑,又无法得到父母和老师的理解,很多时候就想到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又怕死,他们非常羡慕那些有勇气自杀的人,更羡慕那些自杀成功者,他们说如果没来到这里接受调节,他们也许会走上那条路。

    这两个孩子也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压力集中在一起,没能有效地、及时地释放,加上在没有得到老师的尊重,没有人理解的情况下,最后把所有的怨恨都投射到老师的身上,幸亏抢救得及时,否则就是两条生命,极端的行为过后,她们得到了什么呢?

    她们的生活通过这件事情会来个180度的大转弯,首先是他们憎恨的老师受到了惩罚,他们也离开了自己讨厌的学校,现在的老师与自己的父母也会开始关注她们了,父母也会开始理解孩子了,虽然她们还会有许许多多的不如意,但是比起以前他们会感觉幸福了许多。(这就是好处,我们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好处,孩子也一样,当他们遇到类似情况得不到有效解决时,我们换位思考一下,您就是那个孩子,您知道了上述那件事情,那么您想怎么做?您准备怎么做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的教育工作者,我们的家长如果还不从这件事情上吸取教训,不去重视这件事情带来的严重性,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还是会出现类似的事件,富士康去年花了那么大的力气,终于止住了跳楼事件,但是,今年还是出现了;温州老板在政策面继续转暖的情况下还在继续跑路;这就是模仿、从众的威力。

    我相信:
    只要我们的老师还在一味的继续在意学生的学习成绩,用统一的模式教育学生而不知道要因人施教的时候;
    只要我们的家长不能真正理解自己的孩子,不知道自己所谓给孩子的幸福和快乐是否是孩子真正需要时候;
    只要我们的老师、家长不能够真正做到尊重、理解、信任我们的孩子的时候;
    只要我们的老师与家长忽视了孩子的精神与心理需求的时候;
    处于长期压力之下的孩子,如果不能及时释放自己压抑的情绪,不管是出于要挟还是模仿,或是刚才所谈到的从众效应,我相信最后的结果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

上海神光心理咨询中心首席咨询师—彭瑞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