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本

上海心理咨询

咨询解答| 公益讲座 机构分部| 招聘专区
021-37621430
当前位置: 首页 > 抑郁症咨询中心 > 抑郁症文章 >

抑郁症案例-3(临床医师的抑郁)

时间:2013-07-16 15:2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临床医师的抑郁
 
一、求助者资料
 
   姓名:*** 年龄:26 性别:男 学历:研究生
 
二、求助者自述
 
   我想死!我是自作孽,不可活!我是一名临床医师,肝胆外科。如有冒昧,还请原谅!其实老天本来待我不错的,是自己没有珍惜,我虽出生农村家庭,但是读完5年医学本科后也幸运地进入了母校的一家附属医院上班。
 
   但是不幸也随之掉在我身上,毕业后没多久,我大学时代谈了3年的女友就因为我没有房子,离我而去她是我的初恋,我真的很恨这社会的现实,我伤得很深……
 
   从那时候开始我不再单纯,我变成十足的拜金主义,我愚蠢的梦想着一夜间暴富,于是开始陷入了体育彩票的泥潭。3年来我不仅输光了自己辛苦换取的10余万积蓄,还欠下了20几万的债!
 
   今年9月份我重新回到校园攻读定向研究生。因为我出生农村家庭,是家中真正的男丁。我真正的姐姐在我高三那年得了精神分裂症,父母怕影响我高考,当时并没有告诉我。
 
   在我大一那年,姐姐再次发病,住进了医院,在医院里我看见姐姐发疯地打着父母,父母的眼中有泪,我的心在痛…… 那一刻,堂哥告诉我:“父母已经崩溃了,我是他们真正的依靠。”从那一刻开始我也知道我的责任,我肩上的担子是很重的。
 
   我也很争气,学习上我年年拿到校奖学金。 其实从知道姐姐发病那一刻起,我对家里始终报喜不报忧。就算到目前为止,父母也不知道我发生的事,因为我怕他们会崩溃。他们再也承担不起这种打击。
 
我想钱,我需要钱,我通过各种途径去挣钱,但是……当我的一切努力失败,我的人生很难再继续向前走的时候,我真的绝望了……于是我只能想到死.但是我始终放不下,知道吗?我真的崩溃了……
 
如今处在校园,眼看着期末考即将来临,研究生学位课70分及格,而我根本心不在焉,我真的很想早点了结自己,也许我真的死有余辜。我不甘心,我放不下,但是我不得不面对,哪怕前面是死亡,也只能向命运屈服 !
 
   告诉我,我该怎么去面对这一切?我很佩服自杀者的勇气,我一直有牵挂,下不了决心,但是这种感觉更痛苦,生不如死。
 
   也许是我自卑吧!因为家庭,从小我就觉得自己有很大的压力和责任。所以,我很想解脱,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累,我没有办法再去面对……而且我的一切努力也都失败了。我发现我的未来很难继续。
 
   我真的无法面对我这3年来做的一切,当女友离我而去的时候,我真的很恨这个社会的现实。或许您是一个真正了解我的人虽然我们才开始聊,但是您似乎看透了我的心。
 
   我很想出人头地。本来我的前途应该是光明的,但是因为那次失恋,我开始投机取巧,最终输了自己的一生……我有一份令很多朋友羡慕的工作,事业上我也很得上级的赏识。在外人眼里,我各方面都很真正,可惜我没有能够珍惜。
 
   是的,我想出人头地,因为我的责任很大。我是父母的依靠,我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过,但是,如今我却是那么的丑陋!无论是不是平时表面上的自信,最少以前我从来没有害怕过考试,我对考试一直很自信,但是如今我完全心不在焉,我真的无法再去面对这笔债,无法面对未来。
 
   告诉我,我该怎么去面对?在我的面前似乎没有其它的道路。我需要时间,2-3年,但是我目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去赢取时间。我是一个很要强的人,但是目前我真的无法逾越这一道坎。我知道自己的错误已经到了一个很难挽回的地步。
 
   在平时的生活上,学习上,工作上我一直力图让自己做到真正,学习上我应该是成功的;事业上在年轻一辈中我也深得领导的重用;生活上,在别人眼中我一直是一个潇洒和快乐的;但是事实上我的内心真的自卑,因为我的家庭。
 
   我还有未来吗?我该怎么去面对?我属于“抑郁症”吗?在我眼里我需要的时间,我需要赢取2-3年的时间去还钱,但是 心理的痛苦如何去解决。但是我已经找过各种各样的办法,根本缓解。目前我想死的念头是因为我没有、没有勇气生活下了。2-3年的时间啊!我愿意去面对,但是我无法赢取这段时间,您知道吗?如果没有办法渡过这一关,我会得精神病的?我没有未来,您知道吗?其实,在我学习和工作顺利的时候应该也同时有了自卑,只是我没有发现。当我受挫的时候,我自己也发现了自己的自卑,并承认了自己的自卑。这次考研失败就是自卑的结果。
 
   当我发现一切只是徒劳的时候,加剧了我的绝望,我才会有死的念头。只是,知道吗?我已经给自己买了一份人寿保险。我希望用自己的“意外死”去给父母留下一笔养老的钱,尽我最后的责任。其它的我只能寄托来生,尽管我以前从不相信来生,我真的觉得自己无法再活下去,时时刻刻我都在想着死。
 
   我怕失去我的工作,怕我的父母绝望,我的父母再也受不起打击,我会制造意外死,也许“意外死”会让他们好受点,并给他们留下比养老的钱,似乎这是目前真正的选择。
 
   我无法可说了,因为我绝望了……说来说去,我还是走不出一个死字? 我知道我根本无法度过这一关,您要知道,我已经尽了我一切的努力!我已经试过了各种各样的途径。我知道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但是当我尽了一切努力,发现很难回头,很难继续下去的时候,我只能用死来作为自己犯错误的代价。我没有选择,那样父母或许会更难受,如果换一种死法,或许更有价值。社会很现实,也很残酷,您应该比我清楚。
 
   我甚至想出卖自己的器官,尽管知道这在中国是非法的,但是最少可以挽救自己的命,还可以救活另外一条命。在医院里,当把病人从死亡边缘挽救回来的时候,我真的由心地会有成就感。但是,面对自己我真的无能为力,是我自己作践了自己。
 
   您知道吗?当我一切努力失败的时候,我也幻想着奇迹出现,有人能帮我渡过这一关,我会拿我自己的一生去报答。所以,老师我来了,求求您,救救我……救救我……
 
三、调节
 
   求助者的问题表面上看来是现实问题带来的困惑,但是,深层次的问题是自己严重的不自信带给来的困惑,只有解决了求助者的自信,求助者才能真正走出痛苦,才有信心面对未来的各种压力和挑战。《神光中心疗法》中就有一门专门恢复自信的技术,它能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完全恢复一个人的自信,让求助者重新回到阳光明媚的生活当中。
 
   这个技术在这个案例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经过两个月的调节,求助者已经完全恢复自信。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现在生活充满了阳光,虽然说道路是曲折的,但是前途是光明的,我有信心去面对挑战!